不管你搞什么锤子,时间都会留下它的锈迹

难得有一月的落寞,空旷的滋味如同病毒一般飘散在彼此遥相呼应的建筑物周围,侵蚀着每一寸在前一年得以逃脱的幸存者的肌肤。这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颓败,于常人眼中是看不到的。相反地,在短暂的停课间隙,杂草们像疯牛一样,展现出来不可战胜的冲动力量,着了魔一般要摆脱被加在身上的如同烙印一般的压痕。你所见到的凝固了的世界底下,是被时间冲刷着呼喊向前的一切物体,无论有无生命,年岁几何。在某一刹那,你感觉到了它们的存在,那种紧迫感压抑着呼吸,呼啸而来的画面充斥着脑海的每一个角落,留下支离破碎的肢体。你猛一惊醒,世界还是如你愿望的那般平静,只是那个隐藏在深处的世界,就要与你被两者唯一的共同点驱使着向前——时间。

学长们曾在两年前,带着老司机模样深邃而又得意的眼神跟我们说过,当你们到了大三这个时候,一见面就会问,实习找了没呀,去哪儿读研呀,以后打算怎么办呀云云。七百多个日日夜夜之后,在一代又一代人身上发生过的事情,再次从我们这儿,显示出它咄咄逼人的应验气势。学校的“曾哥考研数学班”像传教一样在各个学院的通知群里撒下了希望的种子,然后在清水禅寺品学禅房A107盛开了祖国的花朵。各种出国留学群、XX学校xx地区保研群、实习交流群,给本就已经爆表的群列表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加过的群,结识过的人,就像是一个曾经步入战场的新兵,在一场又一场厮杀之后,向时间索取的战役勋章,从天真的孩提时光,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再是研究生和工作,然后等等等等。学长们的预言只是这出戏步入高潮前的热身戏,要来的,将来的,都会来的。

托感冒的福,难得过了一次周末。整整两天时间都躺在了寝室里,能够肆无忌惮地睡到早上10点,在午饭点的时候坚持吃了早饭,然后在该午睡的2点吃了午饭,在该起来干正事的3点,决然而丝毫没有负罪感地爬上床,一直睡到7点接着慢悠悠地点外卖,一边挑了部电影就看上了。看完还不尽兴,叫上基友开两盘2K,最后看会儿小说然后又懒洋洋地爬上床,想着第二天又可以睡个懒觉,这被压抑了好几年的酸爽,终于是结结实实地体验了一会儿。简直要高潮。

一个月前搭完博客的时候信誓旦旦地准备一个礼拜更一篇文章,督促自己拾起已经生锈的笔,可那就像你脱裤子时候的花言巧语海誓山盟一样,是欲望和冲动替你说的,爽了之后早已忘了这茬,毕竟人是动物嘛。

不过其实应该找个理由。比如刚开学的时候要准备托福吧,你说背背单词,做做阅读要花时间吧,到底做没做不知道,至少这是个好理由好借口嘛!而且你看,凭借考前一天拿着几十道口语题不停地自言自语搞得走火入魔状态大好洋文出口成章,哪里能有104的分数!我当时想着94估计也是白日做梦吧,84才是真实水平。可见运气呀,其实常常比实力更重要,为什么呢?实力决定了你的下限,而运气决定了你的上限呀!人都是向上看的动物是不?所以嘛!

还有就是托福之后一个礼拜要考的现代电子实验上机。这门课我们9、10两班很幸运地由人送绰号挂科双雄之一的TX给我们上课。据说这个老师牛逼的很,百度搜这门课直接能搜到老师名字,贴吧里有人问这个老师怎么样,答:楼主可以准备重修了。更有传言上一届两个班只有两人过了这门课。可见残暴程度,相较丧尸暴龙兽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时间人心惶惶,纷纷担忧前程黑暗。风暴最终还是来临,当花了20分钟写完代码模拟通过,第一个举手的时候喊老师的时候,满脸的老子真牛逼。不过只要仔细一想就会知道,其实也就是因为老师看你之前上机记录多,所以就不故意刁难你了,达到题目要求就放了你了。所以呀,人太年轻总是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要不是熟人知道你是个傻逼,还以为你很牛逼嘞。不过没挂在上机上面,还是值得庆祝一番,所以当晚的心情就跟过节一样,放飞了。

毕业的氛围像刚泡完的泡面,味道越来越浓。可是真要毕业了,却如同吃到泡面的那一瞬间,发现香味只是香味罢了,比味道本身要浓重的多。而这种将要远离就像不知道下次闻到泡面的香味是什么时候,略带失落和无奈,泡面总是要吃完的,大学也总归是要毕业的。

而遗憾的是,不管你在大学里,在你青春的这段岁月里搞了什么锤子,时间最终都会在上面留下它爱的吻痕,在雨与阳光的交替里,逐渐遍布全身直到消逝的那一刻。在这过程中,我们都将如臆想世界里的被冲刷向前的形体那般,一直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