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行密密缝

三十年一遇的damn cold winter已经翘起了它温柔的小尾巴,在暖洋洋的冬日午后慵懒地梳理着带着体温的毛发。犹如急着繁殖的家猫在抓伤了主人之后,带着害羞又躲进了主人的臂弯里,纵令人本来再生气,见到如此可人又依偎着的小动物,也不禁放下脾气,与其一道享受这寒潮过后的些些燥热。

爸妈房间电视的声音通过走廊传过来。周围散落着的考卷、小说三体、好看的信纸和信封,还有一些杂乱的资料,每次开始整理之前,都要凝望它们好久,好似一群犯了错的孩子站成一排,老师一个个看过去,看哪个不顺眼就从谁开始狗血淋头地批。所以,总是有第一个倒霉鬼。我们所有不想做、不愿做的事也一样,总有一个日子被老师“点到名”,于是不得不硬着头皮上。那个日子就是明天。

大学已经要三年了,这次总觉得特别的不舍得。

待在台湾的时候,不一样的风土人情,不一样的语音语调,不一样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的社会制度和待人接物,就像处在一个异乡,就像远在天边,与家隔了千山万水一般。于是极度的想家。盼星星盼月亮,盼到了春节,这个总是能满足人的期待的日子。

难熬的日子,想象着熬出头的那天,那天就会越来越近,越来越真实,真实到它变成真实本身。不想放走的日子,纵使从来不去想它离开的那天,它也会如噩梦般纠缠许久许久,直到冷不丁的发现木已成舟,带着颤抖的躯干踏上注定要踏上的路途。回环往复。

我们的日子,回环往复。
冬临,春来,夏至,秋分。
而我们,寒假,暑假,寒假,又暑假。
每一年,见着不同的人,每一年,似乎又做着相同的事。
活在轮回的缝隙里虽然枯燥惊恐,但却是最好的结局。若太贪恋下个巡回,掉进去,发现唯能回首而不可回眸,又是一阵多么撕扯的心痛。

老妈提前一天准备好衣物和用品,开始教育我怎么用,要注意什么。而其实听别人说要怎么做其实是件累活。但我也承认自己已经是懒到家。想想小时候在外婆家,踩着小板凳,对着一盆子的碗一只只认真地擦刷,去掉所有的油渍,在阿姨家拖地,把洗好的盘子、碗分门别类摆进橱柜里,在阿姨给婴儿洗澡的时候跑来跑去的拿东西,人果然是越打越懒的。人大了,能满足的事情就少了,要求的多了。

今天在微博看到迪姐发了一张手绑红线的图,便在底下留言:
红线虽易碎,牵牵两人心。
铁桥力有余,犹忧异地愁。
刚柔皆多情,各有所需求。
唯有手挽手,红线连心头。

不知道是否有跑题,不过,跑题了也能强行扭过来嘛。

离情有许多种,临行密密缝的心,却都是一样的。

  • 记于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八日